1. 离婚律师首页
  2. 离婚律师

离婚可以分割对方的公积金吗

住房公积金具有两个特征:储蓄性和专用性。因此,住房公积金除了买房贷款有优惠之外,还相当于一份个人存款。

那么,离婚可以分割对方的住房公积金吗呢?

下面来看一个案例:

案例

1993年5月,武某与王某登记结婚,婚后生育一女王某2,已成年。2015年4月,王某作为原告向法院起诉离婚,在该次诉讼中,王某主张其名下有2014年7月30日转业时曾领取转业费74 360元,由于进行相关的培训和考试,已经消费,现其名下还有存款28万元,同意依法进行分割。在该案2015年6月4日庭审中,王某称:除中国银行名下存款二十七八万,其他没有了。在该案庭审笔录中,就双方有无住房的问题,原、被告均称没有。

该离婚案件法院经审理后于2015年6月18日作出一审判决:一、准予王某与武某离婚。二、王某名下的存款归王某所有,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,王某向武某支付十八万元。后武某不服,提起上诉,但后撤诉,该判决于2015年10月8日生效。判决后,王某将18万元向武某支付。

上述判决生效后,因部分财产未分割,武某将王某诉至本院,王某亦提出反诉。

法院认为:

在离婚诉讼中,对于夫妻共同财产,法院应依法分割。当事人应如实向法院陈述夫妻共同财产状况。而在本案当事人的离婚诉讼中,王某仅陈述了两项财产:一为其2014年7月30日领取转业费74 360元,一为存款28万元。对于其他财产,均未如实陈述,故对于上述财产外的其他婚内取得的夫妻共同财产,均属王某隐瞒之财产。依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》第四十七条之规定:离婚时,一方隐藏、转移、变卖、毁损夫妻共同财产,或伪造债务企图侵占另一方财产的,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,对隐藏、转移、变卖、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的一方,可以少分或不分。离婚后,另一方发现有上述行为的,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,请求再次分割夫妻共同财产。故对于本案中查明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的部分,应依法对王某少分。

一、关于房屋。

诉争房屋王某于2015年3月31日签订购买合同,2015年7月9日交纳了全部购房款,后办理了入住。但王某作为原告向法院起诉离婚为2015年4月,离婚判决生效于2015年10月8日。此房屋为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。且该房屋为军队向部队干部出售房屋,购房人特定,王某在京无其他住房而却在其仍有存款的情况下,以其父出资的方式购买房屋,后又以其父赠与的方式取得房屋。此举发生在其与武某离婚诉讼期间,且此举明显有违常理,显然是王某为转移夫妻共同财产故意而为之。同时通过王某在购房时向单位提供的武某一方的虚假证明也可见,其购房并未告知武某。故法院对王某所称的房屋由其父出资并购买不予采信。法院认定:此房屋为夫妻共同财产,王某对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所购房屋一事,不仅未在一审离婚诉讼中如实陈述,且主动实施了一系列虚假行为以隐瞒财产,在房屋分割时应予少分。

因现房屋尚未取得产权证,无法对产权分割。庭审中,关于房屋的使用,双方不能达成一致,本案中,双方均主张对房屋的居住权,考虑到王某的隐瞒行为及此房屋现由武某及其女儿居住,故此房屋现阶段可由武某居住。关于房屋权属分割,双方可待产权证办理后另行解决。

关于诉争房屋区域内的租金标准,法院多次要求双方了解并提交证据,但武某拒不提交,王某提交了相关出租房屋网页,显示相近户型房屋每月租金约7800元,但武某称月租金为5000多元。对于具体租金标准,法院参考相关证据,酌情判定。由武某每月补偿王某2500元。

二、王某的财产。

1、王某名下建设银行(工资卡尾号×××1)的流水显示,王某在离婚诉讼前提取大笔现金,虽说明用途,但未能提交充分证据,法院不予采信。对于其中所取大额款项及余额,应依法分割,同时,此部分亦认定为王某隐瞒之财产,对其应少分。数额法院认定为:70 482.59元;

2、王某在中国银行定期存款中在2015年9月22日余额为:335 680元。在原一审离婚诉讼中,其称有28万,多出部分属其隐瞒财产,应予少分,法院认定的数额为:55 680元。

3、王某在某院服役期间的财产情况,住房补贴和住房公积金共计304493.19元,于2016年9月9日结算并汇入本人工商银行卡,卡号×××。其中住房补贴268 199.79元,住房公积金36 293.4元。上述财产系王某在离婚后实际取得,并在2016年11月已向法院提交了清单,不应认定为隐瞒财产,但此款系计算至离婚前,应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分割。

4、王某于2013年1月至2014年8月在某院领取工资158 804.20元;2014年领取转业费74 360元。两项共计233 164.2元。转业费在原一审离婚诉讼中已处理,本案中不再处理。对2013年1月至2014年8月王某在某院领取工资158 804.20元,其未提供证据并作出说明,按隐瞒处理,具体数额法院考虑其正常生活开销等,进行分割,具体数额法院认定为8万元。

三、武某名下财产有住房公积金为54 046.49元,2015年10月1日工资卡余额6134.03元。对于上述财产,系夫妻共同财产,王某主张分割,法院准许。

以上查明的除房屋外的财产,法院统一折算后,对于补偿的数额一并判决。

对于武某提交的精神损失补偿的协议,系双方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双方为维系夫妻感情所写,并非真实的债权债务关系,武某主张此部分损失,法院不予支持。对于武某主张的王某其他房屋,未提交充分证据,法院不予认定。

对于王某主张分割的13万债权、黄金及其他物品,武某均未予认可,王某亦未能证明上述物品存在及持有人,法院不予认定。

综上,依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》第三十九条,第四十七条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》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,一审法院判决:

一、北京市石景山区某村南里(营区坐落号:军科京字第某号)某楼某门某号房屋归武某使用;武某自2019年11月起,每月向王某支付补偿款2500元,于每月15日前支付;

二、本案中查明的在双方各自名下的财产归各自所有,王某于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给付武某259 598.07元;

三、驳回武某其他诉讼请求;

四、驳回王某其他反诉请求。

在本案例中,夫妻双方都有住房公积金,法院对此都予以分割,因此,住房公积金肯定是可以分割的。当然,法官分割一方或双方的住房公积金会严格考量结婚的时间,以确定财产的归属。婚前的公积金属于一方个人财产,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公积金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。

法律依据

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》若干问题的解释(二)第十一条:

婚姻关系存续期间,下列财产属于婚姻法第十七条规定的”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”:

(一)一方以个人财产投资取得的收益;

(二)男女双方实际取得或者应当取得的住房补贴、住房公积金;

(三)男女双方实际取得或者应当取得的养老保险金、破产安置补偿费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北京离婚律师事务所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jtzdbzz.com/202018690.html